利奥平台

                                                                      来源:利奥平台
                                                                      发稿时间:2020-06-01 05:18:09

                                                                      “今日俄罗斯”(RT)31日报道了一起恶性事件:当地时间30日晚,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男子手持砍刀自称要“保护社区”,却被数十名示威者围殴至头破血流、倒地不起。此事在社交媒体也引发网友愤怒,有人怒斥 “暴徒变成了野兽。”,也有人谴责暴力,称“美国人正在遭受恐怖袭击”。

                                                                      改善黑人医疗状况,三次努力都无果而终

                                                                      德国慕尼黑大学北美文化史专家霍亨格施文德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称,美国种族歧视现象依然严重,病根在历史上的奴隶制,而当前美国社会的种种现实更是催生种族歧视的加速剂。他认为,在奴隶制时代,美国白人普遍认为黑人都是有暴力倾向的野蛮人,而随着黑奴解放和美国黑人的不断抗争,黑人的社会地位较过去有明显提升,但根植在一部分白种人内心的对黑人的恐惧和偏见却有增无减。当前的美国社会,非洲裔、西班牙裔等少数族群因受教育程度不足而导致相对贫困,并间接导致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行为,更加剧了白人群体对他们的防范,如此周而复始形成恶性循环。霍亨格施文德称:“为避免冲突继续升级,美国不少城市开始积极采取措施缓和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关系,如警察与辖区内的黑人一起打篮球等等,但这些措施显然无法解决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在6月1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来自CNN的记者提问称:有美国官员和机构提到了外国势力对当前美国局势的影响,包括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他尤其提到了中国社交媒体上对美国局势幸灾乐祸的表达。还有人注意到了不少社交媒体将美国局势和香港局势的比较。还有一家社交媒体监测机构的CEO表示,他们也看到了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社交媒体网络的很多账号在有关美国局势上极其活跃的状态,他们也在进行进一步的观测。不知道您对这些说法有什么评论和回应?

                                                                      “关于你提到的将美国抗议示威同香港抗议活动相提并论的问题”,赵立坚表示,这两者起因完全不同。在香港修例风波中,内外敌对势力肆无忌惮地进行各种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港独”和黑色暴力活动是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而美国发生的抗议活动的起因,美国媒体已经报道的非常充分了。“恐怕很多人也想问同样的问题:为什么美方将香港的所谓“港独”和黑色暴力分子美化为英雄,而将美国国内抗议种族歧视的民众称之为暴徒?为什么美方对香港警察克制文明执法横加指责,却对国内抗议者威胁开枪射击,甚至动用国民警卫队?”

                                                                      “坦帕现在处于封锁状态。现在已经不是新冠的问题了,美国人正在受到恐怖袭击。即使在我最糟糕的噩梦中,我也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为我们的国家祈祷。”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赵立坚指出,美方的做法是最典型的“世界驰名双重标准”,这背后反映出的问题是值得人们深思和警惕的。【环球时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膝盖锁喉”致死引发的风波愈演愈烈。一周来,在美国多地既有合法的游行示威,也有失控的骚乱。“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弗洛伊德之死凸显美国种族矛盾尖锐!”每当黑人受歧视和迫害时,美国社会的这个毒瘤就会被放大。在美国3.3亿人口中,非拉美裔白人约占62.1%,非洲裔约占13.4%,但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北美文化史专家霍亨格施文德看来,美国政府的潜意识里仍然认为“美国人等于美国白人”。“白人至上”无疑加剧了黑人族群的不满。美国黑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高确诊率和死亡率,也让人们看到他们在健康等领域长期处于不平等的状态。在“政治正确”的美国,黑人的悲剧为什么还会屡屡发生?由一起白人警察针对黑人暴力执法事件引发全国骚乱,这样的恶性循环为什么又会在美国不断反复?

                                                                      提升社会地位离不开自信和自强

                                                                      对此,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中表示,奥布莱恩等官员和美方有关的分析是毫无根据的。“中方不干涉别国内政,同时世界人民通过媒体看到了美国正在发生的一切,美国政客们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他说,中方是有是非观念的,我们从来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违法行为,我们也希望美方应正视国内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